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公安局女教导员被指屡改履历蒙混升迁

来源: 时间:2019-01-31 23:16:19

公安局女教导员被指屡改履历蒙混升迁

李力的上升之路。

杨大昕制图

泾阳县燕王乡山西庄村民所指的李家老屋。

本报 黄冲摄

中青-中国青年报12月17道 2008年7月9日,著名画家陈忠志教授因突发心肌梗塞在西安美术学院的家中逝世,享年74岁。

围绕其遗产继承引发的纠纷,至今仍是一团乱麻。今年9月16日,陈忠志遗产纠纷案经过两审后,又由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回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

其间牵出的关于陈忠志前妻李力身份的不寻常变迁引起媒体关注。

合同制工人变身国家干部

陈忠志被称为长安画派的代表人物。他的代表作《黄河儿女》获第三届世界华人艺术大赛国家荣誉金奖,并被编入全国通用小学语文课本。其遗产包括758幅字画,陶器、印章、古钱币等贵重物品,以及房产、现金和存款等。

陈忠志生前结过3次婚,与第一任妻子生女陈晓鸥、陈晓艳;与第二任妻子李力生子陈大树;与第三任妻子孙杰生女陈春雨。

财产纠纷案最先的争议,指向陈忠志之子陈大树。

1987年3月4日,李力生一男孩,取名陈大树。1989年5月6日,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判决两人离婚,陈大树由李力抚养。1997年前后,陈大树不知去向。11年后,陈的家人朋友方在陈的灵堂见到一位名叫李泽成、自称就是陈大树的20岁左右的小伙子。

陈的家人对李泽成身份的真实性发出了质疑,同时,疑云也扩散到陈大树之母李力的身上。

一名曾亲历过陈忠志、李力离婚过程的民警回忆,2005年年底的一天,一同事忽然说起:“你知道陈忠志的前一个老婆吗?听说她进公安局工作了。”

“这咋可能?”两人专门来到唐延路派出所。在派出所大厅的墙上,他们一眼就看到了李力的照片,果然是当年的李莉娜,身份已是唐延路派出所的教导员。

这名民警满腹狐疑:“1990年的时候还看到她在摆摊,在小寨派出所对面的辛家坡,看着一个10平方米不到的小铺子,卖烟酒糖果。咋就进公安局了,还当上了领导?”

李力(当时名为“李莉娜”)于1986年6月与陈忠志结婚,1989年被陈忠志起诉离婚。

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1989年5月16日下发的离婚判决书显示:“1987年元月始,李莉娜以学英语为名……原告发现后极为反感,夫妻吵闹不休,感情日趋淡漠。1988年9月,原告诉请本院要求离婚,被告表示悔改过错,原告息诉。此后,被告的行为比以前更为恶劣,致夫妻无法继续生活。现原告复诉来院要求离婚。经询,被告承认上述事实。”

判决书显示,李力当时是西安古玩斋工艺店的临时工。

李力1990年7月10日签发的身份证显示,职业一栏是“无业”。

李力的档案显示,李力(当时名为“李力呐”)于1991年12月20日进入民生百货大楼劳动服务公司,被招收为单位计划内合同工,合同期限3年。1995年4月进入西安市国家安全局,原单位职务是“司机11级”,调入单位的职务是“初级工”。

一名在上世纪90年代做了8年企业人事工作的退休干部,在看了李力的简历后感叹:“这真是第一次见到,合同制职工还能成为国家干部。”他说,即使是正式工,能转干的也极少,需要有特殊贡献,还要单位有指标。计划内合同工和正式工又不一样,合同期满单位随时可以不续签合同,更不存在转干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要成为干部,只有一种可能:辞职不干了,重新上学,取得国家正式学历。”取得国家正式学历的毕业生,也包括在电大、自考、职大、夜大、函大、成人教育或国家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认可的其他类型教育取得国家承认大专以上学历的非在职毕业生,即通常所说的“五大生”。

西安市人事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党校取得的文凭有时也会算进“五大生”,但作为“五大生”派遣的前提,是没有工作、脱产学习,毕业之后取得正式派遣证,才能成为干部。

1992年9月,还在民生百货大楼上班的李力,拿着“西北工业大学机电总厂”的介绍信进入省委党校专修班,在1995年取得党校专修班的大专文凭。据党校第二培训部工作人员介绍,这个专修班属于在职教育。李力显然并非通过“五大生”派遣转干。

那么,一个股份制公司(西安民生百货大楼已于1992年由国营性质改组为股份制企业)的合同制工人,3年合同期刚满,居然在一年内就成了国家干部。

转干文件踪迹全无

这个很多人眼中“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到底是怎么成为现实的?

转折的关键出现在1995年的一张表上。

这份《吸收录用干部审批表》,印制于1995年2月。表格上填写的姓名是李力呐,籍贯是山东济南,家庭出身是干部,毕业学校陕西省委党校。表格下部有“同意接收”字样,签章为西安市第一商业局,时间为1995年2月,还有“同意录用为国家干部”一行字,签章为“西安市人事局”,时间为1995年11月9日。

“如果我在安全局搞人事,这个表我肯定给你扣在那儿,明显不合格。”一名从事多年人事工作的干部说。

“正常情况转干,应该由民生公司报给第一商业局,第一商业局报给市人事局,市人事局批复给第一商业局,第一商业局再把这个文批给民生公司。第一商业局和市人事局的签章不可能出现在同一个表格上。”

该干部说,市人事局也不可能直接就签章,还要有“处室意见”。表上起码要有“本人表现”,干部调配处要开会,否则人事局根据什么来批?一般格式是“经人事局干部调配处×月×号处室会议研究,同意××局报来的××转为国家干部。”处室的红章盖上去之后,再盖人事局的钢印。

“这些文件都应该存档。档案应该是连续的,不可能有脱节。”他说。

按照规定,西安市人事局10年以上的文件、档案已全部移交西安市档案馆。来到西安市档案馆,根据“李力呐”的名字查询,只有3条相关记录:1991年的“劳动合同制工人招收通知书”,显示李力呐于1991年12月被民生百货大楼招为合同制工人;1995年4月的“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调动工资审批表”,显示李力呐1995年4月调入西安市国家安全局,职务是“初级工”;1995年12月的“陕西省机关工作人员工资变动审批表”,职务是“科员”,这份表格底部有一行手写的字:“1995年11月9日经市人事局批准转干。”但在档案馆再三查询,有关转干录干的文件、表格、记录踪迹全无。

市人事局一名干部就此事这样表示,“这人都已经在派出所当教导员了,都已经是国家公务员了,再追前面还有什么意思?就此打住,别问了。”

“转干”后只过了一个多月,1995年12月,李力即成为安全局科员,并未经过组织人事纪律要求的一年试用期。

1997年7日,李力由安全局调往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治安科,任科员。

仅两年多后的1999年12月,李力担任高新分局高新路派出所副教导员。

2002年12月,李力任高新分局唐延路派出所教导员。

被遮盖的过去

如今查看李力的户口资料信息,没有任何历史变动信息,曾用名一栏是空白。其户籍资料显示,1968年10月19日出生,籍贯为山东济南,出生地为陕西西安,身份证编号的归属地也是西安。

该户口信息和李力填写的录干审批表基本一致。但李力1987年12月31日签发的身份证却显示,“李莉娜,1966年10月19日出生,1987年2月17日由泾阳县燕王乡迁入。”

录干审批表还显示:父亲,李平,教师,已退休。母亲,王云,医生,已退休。

根据李力之父李平的户籍信息和干部履历表,李平的籍贯是陕西省泾阳县,单位是桥底镇职业中学,配偶名叫王惠云(根据户口登记信息,疑是“王会云”之误),身份是农民。

在泾阳县燕王乡,查询到王会云的户口登记簿,登记簿上还列有:长女李于、长子李于军、次女李于拿等。出生地都为泾阳县燕王乡山西庄四队。其中,李于的信息显示为出生于1966年10月19日,1987年2月16日迁往西安市。经村民证实,李于就是李力的原名。李于军就是李力的弟弟李军,李于拿就是妹妹李娜。

“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怎么就成了干部出身,出生地也变成了西安?”一名在西安市公安局工作多年的老同志猜测:“做这些改动,可能是为了隐瞒历史,一段是在泾阳农村的历史,一段是离婚的历史。”

燕王乡山西庄一名50多岁的村民对李力的评价是,“能行得很”。这名农村女娃的上升路径被他概括为:“中学毕业去西安,跟了个画家,生了个娃,两年后离婚,又跟了个公安局的人。把她全家人都接到西安去了。”

如今,李力一家都已从泾阳县农村迁入西安。李力之弟李军,于2000年7月11日迁入西安高新枫叶苑,成为非农业户口。妹妹李娜的身份证号码已成为西安的号码。

在燕王乡山西庄,一名村民指着一间破旧的土坯房说,这是李力一家当年的老屋,“前面一排屋子,最破的那个就是他们的屋,还是以前的土房,多年没人住了。”

根据李娜在西安雁塔法院的谈话笔录,2008年10月,就陈忠志遗产继承一案,陈李泽成向法院提出保全申请,并拿出8套房屋的房产证作担保抵押,仅李平和李娜就拥有其中的5套,根据房产证号查询,都为西安市区房产。对于外界关于李力转干、提拔是得到了公安局某位局长的帮助的传闻,李力在中回应,“我从一个干警被提拔为副教导员,再提拔到教导员,历经了3个局长。不是说他一个人就把我提拔到教导员的位置上。一个民警在公安局要获得提拔,是需要组织考察,是需要很多程序的。一个人决定不了。”她让找组织去了解。